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除了经历还能拥有什么?!

肾衰女孩,依然渴望绽放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4-15 10:35:40

流苏  

        认识然筝的时候,她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子,因为肾衰竭并发败血症,躺在医院外科的病床上病情危重,药剂科同事李医生和她萍水相逢,出于同情想帮帮她于是拉上我去病房看她。她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着生的渴望。她是个在外打工的农村女孩,父母离异她跟着母亲再嫁到另外一所村庄。我们去的时候,听说她刚刚和生父大吵一顿,因为生父不肯拿钱出来给她治病。目前靠继父在外打工,还要供继父的儿子她的弟弟在大学读书。母亲目不识丁,只能在身边照顾她。

    目前因为败血症和重度贫血,她的生命随时都有危险,眼睛的视力急剧下降。因为肾衰竭她曾经白皙的皮肤开始变黑,那种不健康的沉郁的隐晦颜色。但是,她躺那里不断地指挥她的母亲去做一些陪护的事情,条理清楚。

     她的鼻腔塞着棉条,还在不停地朝外渗血,已经视力模糊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面对我们诉说着自己的困境。却没有那种哀求和自怜的表情,很不符合这个年龄的女孩子面对死亡威胁时候的表现。她给予我的是那种很强烈的不甘,狠狠的,想活着的那种狠和不顾一切!

       我和李医生在医院里帮助她募捐,我写了一些关于她的文字发到网络上,引起了一些反响,还联系了县里的文化系统给她募捐,网络上陆陆续续有人关注她给她汇款。还在我们县的红十字协会给她申请了募捐。于是,她在最难最危险的那一刻得以有了治疗的费用,及时转去了省城的医院,病情稳定后回到我们医院做血液透析治疗。

     她是幸运的,因为遇到了善良的李医生,还有很多同事和网络上朋友的帮助,虽然杯水车薪,但是也解了燃眉之急。而她的幸运,还来自我们社会的政策,国家对民生的投入。那一年,很幸运的是,我们县的合作医疗,开始了大病救助,把血液门诊透析患者纳入了补偿。这样,每月的大额透析费用自己只用出很少一部分。欧阳然筝于是可以在我们医院进行长期的透析门诊治疗了。

    之后,一些电视台来采访她,时不时有些电话打过来有些热心人要帮助她,有时候我接到电话就让对方直接和她联系。听说她曾经想亲生的父亲那边能有人和她配型做肾移植,但是,亲生父亲和两个同父母的哥哥都拒绝了。又听说她曾经为捐款的事情和继父闹得不愉快,她很生气还在网络上发牢骚,我还劝她心态平和些,她继父业很不容易。

有次在公汽上遇到她,她的视力有所恢复,因为按时血液透析,面色也恢复得不错,表情也很平静。只是眼神看着的地方好像跟我的方向不对,估计视力永久性的损害了。

血透室的护士遇到我,有时候会告诉我她的一些情况,说这个女孩子太晓得疼惜自己了,每次来做血透都非要第一个,只要最干净的床单,要打针也是找最好的护理。稍微不满意,就有很多批评的话甩出来。我听了只是笑笑,没有意外。

我记得当年湖南电视台来采访她的时候,我去血透室看她,那时候的她虚弱地躺在病床上,一边啃着冰冷的馒头一边指挥着完全不知所措的母亲去帮她办理手续。记得有次她重度贫血输血,是李医生找了院领导特批的,可是她母亲拿着输血申请单在医院转了一上午,着不到地方,还是被我遇到带她过去。

我常常看到她一边血透一边啃着冰冷的馒头,那就是她每天的三顿饭,跟本谈不上任何的营养。所有住院和血透的期间,我们也只看到她和母亲一起来来去去。可是,仿佛,她才是她母亲的依靠。那种反差,本该看着心酸,我却看到了一种力量,一种反抗。我无法用好与不好来评价她的心态。我只是知道,作为一个普通的甚至没有任何依附的女孩子,她所要做的就是勇敢地活着。狠狠地活着。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

        每个年节,我会收到她发给我的短信,一些祝福的话。我也会回复祝福她早日康复的话语,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样的病康复除非换肾,而她是绝对没有这个能力的。但是,这样的祝福就这样一年一年地传递着,收到短信的时候,提醒着我,这个勇敢的女孩子还活着,用她自己的方式,狠狠地活着。


TAG: 女孩

宫健 引用 删除 宫健   /   2016-04-15 17:15:11
5
好好活着,以自己的方式和姿态

因为时间太快

在有限的时间里

尽量尝试多的事情

才能

不枉此生……
我来说两句

 
得分:0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